伪善的美团:给员工“画了个饼”

  • A+
所属分类:现金网赌注

欢迎关注“新浪科技”的微信订阅号:techsina

文/AWM

来源:BT财经(ID:btcjv1)

一个领域在创造就业的同时,必然带来员工的流动;企业将员工困在系统里,就会追求系统的稳定,而为了这种“理所当然”的稳定,“虚拟激励”有时会成为巩固经营的廉价手段。

外卖骑手一直是市场关注的焦点,他们一边被锁在系统里被迫参与平台的“时间竞争”,一边还要面对可能带来的恶意差评,甚至遭遇意外失去自己的生命。焦点之下,消费者在慢慢学会宽容,超时的差评率越来越低;与骑手擦肩过的人在学会理解,司机不再骂骂咧咧、写字楼的电梯里也少了异样的眼光。

然而,外卖骑手的现状没有改变。骑手依然会为了按时送达而闯红灯,伴随的是交通意外时常发生,骑手的权益得不到保障,在这样的窘境下薪资还降低了。

所以,消费者不是原罪,像美团这样的平台才是。若是根本问题没能解决,给员工画“饼”无异于哗众取宠。

美团给员工“画了个饼”

今年4月,美团推出“站长培养计划”,这是继去年11月底美团成立七周年之际对外发布的“同舟计划”的升级版。

据悉,“同舟计划”旨在倾听社会各界声音,持续推动改善产品和服务。官方介绍称,截至目前,已累计召开98场恳谈会。其中收集50多条骑手反馈建议,有19条已完成改善或进入改善流程。

此次推出的“站长培养计划”是面向骑手进一步开放站长、合作商管理岗、客服、培训师、人事经理、运营主管等岗位。美团称其起到“就业加油站”、“职业稳定器”的作用。

“站长培养计划”推出后,美团还专门在成都举办骑手竞聘站长的活动。据美团统计,2020年有超过2000名骑手晋升站长等管理岗。

然而,美团的“计划”很快被打脸。

4月底,北京市人社局副处长王林因体验外卖员工作12小时赚41元上了微博热搜,在12小时的体验过程中,王林遭遇了导航让其穿墙而过、道路堵车等状况。

体验了外卖骑手的不易后,王林携巡视组与美团代表展开对话,骑手真实生存状况展露在大众面前。

美团代表透露,目前美团平台上注册将近1000万人,但这1000万人都不是美团的员工(包含兼职和全职骑手),而属于外包关系。出了问题,骑手只有商业保险来承担,每天只有3块钱,还是从骑手的佣金中扣掉的。商业保险里只包含60万保额的身故伤残险和5万元的医疗费用。当问及骑手猝死平台赔偿60元的初衷,美团代表称,是迫于舆论压力。

也就是说,骑手出了问题,美团不会管,外包公司如果恶意撇清关系,所有的风险将由骑手个人承担,而且还无法可依。

这一说法有案例佐证。

去年4月,外卖小哥王某驾驶电动自行车闯红灯与一辆轻型厢式货车车头发生碰撞,导致死亡,经交警大队认定,王某负交通事故的主要责任。随后,王某的父母将美团及提供劳务的公司沃趣告上法庭。

美团称,平台与王某不存在任何劳动、劳务或劳务派遣关系。将锅甩给劳务公司,而劳务公司又辩解称,王某与沃趣是提供劳务及接受劳务的关系,没有任何劳动劳务关系。二者都拒不赔偿。

最终法院判定,沃趣和美团都无需承担责任,且原告王某还需承担案件受理的案件受理费1529元。

值得一提的是,美团美好的“同舟计划”于去年11月底推出。同年9月,有文章批评美团将骑手当作送餐机器,两件事前后呼应极为讽刺。

2020年9月,一篇题为《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文章在朋友圈刷屏,批判美团一方面派给骑士送不完的单,一方面设淘汰机制,将骑手“锁在”系统里,当做送餐机器。

美团对此回应称,没做好就是没做好,没有借口。系统的问题,终究需要系统背后的人来解决,我们责无旁贷。

事实上,当骑手真出了意外,美团并没有“责无旁贷”。

“食物链”顶端的美团

美团和饿了么,骑手分为两种:专送和众包,专送是隶属于配送站的全职骑手,有底薪,也有规定的上下班时间,以好评率和准时率作为考核标准;众包则是兼职骑手,没有底薪和考核,一人、一车,注册通过后就可以上岗,自由抢单。

数据显示,目前美团平台注册骑手有1000万,全职骑手有470万。

在前几年,外卖员的高工资一度成为市场的关注点,当时很多快递小哥、工厂工人秉着多劳多得的心态,纷纷转行去送外卖。为何现在外卖员工资高的声音销声匿迹了呢?因为外包。

实际上,在2018年还有外卖员称,自己是美团直营的骑手,从2019年后就少了这种说法。前几年,加上平台补贴,外卖员数量又少,外卖员可以轻轻松松月入过万元,努努力能上一万五,如今上万的骑手则是凤毛麟角。

美团的调研数据显示,近四成骑手的工资区间为5000-8000元/月,月入8000元以上的骑手只有18.7%。去年,华中师范大学学院有团队对武汉地区快递员进行长期调研发现,随着平台补贴结束,骑手的不断加入,月入过万元的外卖骑手仅有2.15%。

在一二线发达城市,高峰期、节假日因订单较多,平台有时会有一些补贴计划,而在三四线城市的外卖员就没有这么幸运。

一位在三四线城市的美团外卖骑手称,他们没有五险一金,没有任何保障。除了一个月出勤26天的全勤奖外,没有其他奖励和补贴,而且下雨天,必须在特定的时间“签到”确定在岗,另还有五花八门的工资克扣现象。

知乎上有帖子写到,在美团做外卖员期间,早会不到扣20元,不发签到截图扣20元,微笑行动不拍一次罚款200元等等。

boss直聘里,上海的一则外卖招聘显示,站点会为外卖员配车,还有各种各样的补贴奖励,看上去工作待遇非常诱人。然而,在知乎上有帖子称,招聘信息与实际情况严重不符,其中还提及了boss直聘。

有业内人士批判有些外卖小哥贪得无厌,一次送餐要拿十几个单子,还经常因此超时。实际上,没了补贴、奖励,外卖员想增加收入,只能靠这种手段,外卖行业的钱没以前好挣了。

《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文章里介绍,在美团的系统里,每人每次最多只能接12单,超过12单系统便会停止接单,但人工改派就不受限制。因此站点的站长会通过这种方式向外卖员派发订单,有时一个只有30多个骑手的配送站,3个小时可以消化1000份订单。骑手同时被分配16单也会存在。

由于系统有接单限制,骑手单量多自然是站点的责任,但站点并不是原罪。

对于站点来说,承接的单量、超时率、差评率、投诉率都对经营至关重要,每年的年末,站点还要面临美团和饿了么平台的考核,排名在后10%的配送站将面临淘汰。

在这套评价体系下,站长、骑手不得不沦为机器,如果骑手出了意外,美团将自己置身世外,只要按比例支付服务费便万事大吉。

美团的财报显示,2020年美团实现营收1148亿元,其中餐饮外卖收入达到662.65亿元,占总营收的比例近60%。

要想使利润最大化,相比自营,骑手外包的性价比最大,美团只需支付给外包公司服务费用即可,不仅可以减少劳务纠纷,还可以大大降低运营成本。

2020年因受疫情影响,外卖骑手数据缺乏客观性,因此用2019年的数据来说明。财报显示:2018年,美团的餐饮外卖交易笔数为63.93亿笔,对应的骑手成本为305.2亿元,平均每单骑手的成本为4.77元;而2019年,美团的餐饮外卖交易笔数为87.22亿笔,骑手成本为410.4亿元,平均每单的骑手成本为4.7元,相比2018年下降0.07元。

0.07元的单价看似不多,但合计起来2019年帮助美团省了4.5亿元的支出。

行业没有“清白者”

“恶龙”非只美团一家,不过因为美团订单更多(美团占据全国超六成市场份额),对外卖骑手的管理显得更加“狼性”,实际上,另一外卖巨头饿了么的骑手也是外包出去的,出问题“甩锅”司空见惯。

今年1月,一位饿了么骑手在配送路上猝死。家属追究饿了么责任时,饿了么告知家属称,该配送员与饿了么平台并无任何关系,家属追究的工伤险需自行联系对应的保险公司,出于人道主义愿给予2000元用于安抚家属。

家属查看后发现,骑手的意外保险购买金额只有1.06元。之后,饿了么迫于舆论压力才将家属安抚金额追加至60万元。

不仅外卖行业如此,快递行业同样如此。2017年,刘强东曾公开对快递员称:“……我们一起就说好了,要先富帮后富。不允许有一个员工将京东快递进行外包,并称,做外包省下来的钱是‘一笔可耻的钱’,京东不会去干这种事情……。”

仅一年后刘强东这句话就被质疑食言。有媒体报道称,京东快递不主动配送消费者的快递,反而要求消费者跑三公里去取,被质疑自营快递被分包。后有报道称,在促销等订单量较多时,京东会与达达众包合作配送。

中国企业已经从盈利时代过渡到社会责任时代,在一起发展的道路上,每个劳动者都不应被企业抛弃。但如今又有多少企业家能在利益面前,始终肩负社会责任呢?

美团一面将上千万外卖员与自己做切割,一面又为骑手构建升职体系,看似把骑手当成“家人”,但实际上不过是“打了一手好广告”。公司治理,人性和道德应该相吻合,做到表里如一。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